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46章 意柳阁

作品:血妖姬|作者:妖卿卿|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3 22:53:26|下载:血妖姬TXT下载
  意柳阁中生意不错,很多仙人都在挑选查看货品,而不知情况的天吴姐妹和易红仙人在好奇的看了一下后也明白了意柳阁明面上贩卖的商品是什么;

  不过让他们惊奇的还是在一楼大厅中坐镇的,带着明显是洒迭的气息的天仙少女;

  而在一楼停留了一会儿,师丝桐就直接往二楼走去,众人跟着鱼贯上去,而他们一行人的举动让店内的仙人们都是惊异,有好奇的更是直接问询起那名天仙少女,然后就被告知了客人级别不同的问题,让仙人对流墨墨他们一行人愈发的好奇了起来。

  二楼和其他的意柳阁是一样的布局,那货架上的东西数量骤少,不过东西的品质却是好了很多;

  不过师丝桐并没有停留的意思,转头就往三楼走去,让同样没有去过三楼的血妖姬们也一脸好奇的立即跟了过去;

  那挡在三楼和二楼之间的禁制对于师丝桐来说等同于没有;

  在众人跟着师丝桐都进入三楼后,看着三楼这个明显是住所的地方,原本的好奇心倒是散了许多;

  ··住所的话,也没什么特别的了。

  “啧,你就这么大刺刺的带这么多人到我这儿了;”洒迭的声音传来,师丝桐神色冷淡的走到一旁的桌前坐下,眉目清淡的从桌旁的小柜子里端出了一壶仙酒;

  “喂~!这可是我的私藏,要付仙晶的~!”而在师丝桐拎着酒壶就要倒酒的时候,洒迭只无语的从一旁的房间出来,凌空就把仙酒夺了回去;

  “汝用吾之物,亦需付仙晶。”师丝桐也没生气,只凉凉的转头看向拎着仙酒的洒迭张口说道;

  “··好了,我请你就是。”而师丝桐的话一出,洒迭就是一僵,然后没好气的把仙酒丢回了桌上说道;

  “不过,看你们这样是没找到人啊;”师丝桐悠悠倒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又把另外的三个杯子倒满,然后才放下了酒壶,洒迭走了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师丝桐给三只血妖姬分酒,目光只在三只血妖姬身上游弋,那注视三人的强烈视线让流墨墨对那摆到自己面前的仙酒也生出了几分兴趣;

  ··能让洒迭这般死死的盯着,看来是好东西啊~!

  “炼心塔有问题。”师丝桐端起酒杯酌了一口仙酒才开口,而他说话的时候那原本不怎么显的酒香只仿佛被突然揭开了盖子一般,一阵阵的扑涌出来,清爽冷冽却又让人忍不住垂涎;

  “嗯?具体情况是什么?”师丝桐的话让洒迭来了兴趣,只立即追问,陌路离殇紧盯着师丝桐,流墨墨他们却是被那股酒香吸引的都端起了酒杯;

  师丝桐没说话,只转头看了陌路离殇一眼,陌路离殇当即会意,只立即说明了一下之前的情况;

  “啧,若不是你把事儿弄大了,怕是你也和那个朱颜一样不见了吧。”洒迭啧啧说道,陌路离殇神色不虞;

  他在乎的是朱颜到底怎么了~!

  “她的魂珠呢?”洒迭问道,陌路离殇一怔,下意识看向洒迭,却是犹豫着没有动作;

  “你还要不要找人?若你不是和他一起的,你以为想让我出手是容易的?”对于陌路离殇的警惕,洒迭反而嘲笑出声;

  “我身上只有一颗魂珠,希望您不要弄坏了。”

  “啰嗦~!”

  陌路离殇垂眸取出了朱颜的魂珠,洒迭招手摄了过去,众人只齐刷刷的看着那隐没在白色幕篱中的纤细身影鼓捣;

  而在流墨墨他们喝了第二杯仙酒后,洒迭突然起身;

  “找到了,跟我来;”

  “?!”洒迭随意说了一句,众人都是惊愕,陌路离殇刷的就跟了上去;

  洒迭走进了一个房间中,众人跟了进去;

  这是一个不怎么大的房间,地上铺着一整块的晶体,泛着幽冷的黑色奇异气息;四周也是一层晶体,是不透明的白色,而上方则是纯黑不透光的;

  而在屋子的中央,一块一人多高的圆形镜子悬浮着,洒迭走到那镜子面前站定,然后伸手把魂珠按到了镜子上;

  魂珠激起了镜面涟漪,半嵌入其中,而镜面的涟漪不断,一圈圈的荡漾了出去,然后竟是牵连到了地面的晶体,那层层涟漪迅速扩散,只几息的时间,整个房间里竟是不管地板还是墙壁,都不停有涟漪圈圈扩散,同时那股特别的气息也逐渐的浓郁了起来~!

  众人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洒迭面前的大圆镜,大约十息之后,那圈圈涟漪忽然就带上了色彩;

  那是一抹抹极为浅淡的蓝色,而当色彩出现后,那些蓝色涟漪再扩散出去,布满地板和墙壁后,只戛然而止,同时洒迭伸手点向镜面,那在一瞬间从白色幕篱中探出的一抹指尖触及到魂珠,让其直接没入了镜中不见,同时镜面一阵变幻,然后画面迅速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片黑暗,以及时隐时现的暗红色;

  “死亡,愤怒··被困住了啊···”洒迭盯着那镜面幽幽说道,众人却是看的莫名;

  这洒迭是怎么从镜子里看出这些的啊?!

  嗡——

  下一刻,洒迭伸手一抹,镜面上的黑暗和暗红直接散去,只突然浮现出奇怪的星点,一亮一暗,且每次亮起都是不同的亮点;这般持续了亮了十次后,镜面突然失去所有光芒,变回了真正的镜子的模样,同时朱颜的魂珠啪嗒的掉了出来,被洒迭接住,然后地板和墙壁也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

  洒迭转过身直接把魂珠丢给陌路离殇,然后就往外走去,看的莫名其妙的众人见状不由无语,只又跟着她离开了这个房间;

  回到桌前坐下,洒迭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仙酒,看的陌路离殇焦躁不已,而她端起酒杯手缩回白色幕篱中一口饮尽,舒畅的呼了口气后才开口说道;

  “她被困在黑暗中,满心的愤怒;我查了一下,她已经不在槐金城了,而且因为距离太远,无法追踪到精确位置,肯定是不在西域,甚至可能都已经离开东胜神州了。”

  洒迭说道,众人却是惊异不已;

  被困住他们能理解,但是,朱颜竟然被带着离开了东胜神州?!

  “那弄走朱颜的是什么人啊??还弄出了东胜神州~!她··等等,朱颜该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身世之类的吧??”流墨墨惊愕说道,然后忽然想起什么只刷的看向陌路离殇问道;

  “她,她与我一同长大,是散仙出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世啊~!”陌路离殇有些茫然的说道,他比所有人都想不通,朱颜怎么会被人掳走~!还带出了东胜神州~!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世,更不是那些传说中特殊体质的鼎炉之类的,怎么会这样~!

  “等等~!!难道是——!”然而在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琴瑟色猛然想到了什么的脱口而出,让众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她··”琴瑟色张口欲言,不过看到洒迭还有易红仙人他们不知道情况的几人,却是皱了皱眉直接传音给流墨墨;

  “朱颜最特别的,不是还穿越又重生了吗~!她在炼心塔中失踪,会不会是泄露了这一点,被炼心塔,不,被商修者带走了~!!”

  琴瑟色的话让流墨墨也是一惊,她几乎忘记这茬了~!要知道他们会选择参加仙魔战场,本就是因为朱颜是穿越过又重生的,提到过她所知道的未来走向和那件东西~!

  若是她因为这个被带走了,那未来走向岂不是也会被商修者得知~!那他们··

  流墨墨神色微肃然,他们知道朱颜的情况,是都发过誓不会外泄的,天吴姐妹是她的宠物是没关系,但是蹭雪如楼贵气的易红仙人,还有这个明显和师丝桐是一个等级的难缠人物的洒迭,让他们知道这事儿明显是非常不靠谱的事儿~!

  “若不方便,流仙子亦不必说。”而在流墨墨神色变化的时候,从冥仙谷出来就一直很低调嘴都没怎么张过的易红仙人却是突然开口说道,让流墨墨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他;

  “你预知到了什么?”流墨墨皱眉问道,同时把她和琴瑟色猜测到的事情迅速传音给了雪如楼,让他有个底;

  “很模糊,只能确定事关重大,而且距离我很远,我感觉,我不知道才是最好的选择。”易红仙人神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他还是第一次预知到这种甚至可以说是直觉而非预言,但他自己感觉却非常重要的事情~!

  易红仙人的话让血妖姬们都是一惊,不过也反应过来他并没有预知到真相,神色顿时又沉凝了起来;

  “你还需要多久?”雪如楼突然开口问道,易红仙人闻言下意识看向他,见他皱眉不愉的模样顿时苦笑;

  “··不清楚,这种事若是能确定,又岂会是劫难?”

  “你们须得立誓,此事我们不允许外泄~!”然而在易红仙人苦笑糟心的时候,血妖姬们暗中商议了一会儿,还是有了决定;

  “立誓??我也要??”而一直在旁边看戏喝酒的洒迭闻言却是一顿,然后惊奇问道;

  而知道朱颜的情况的师丝桐和陌星子他们也反应过来血妖姬们在说的是什么;而对于流墨墨他们那明显是商议过的决定,即使陌路离殇觉得这样朱颜会更危险,但是想到朱颜现在都不知道被弄哪个洲域去了,这种事也就无所谓了~!若是能因此而把朱颜救回来,还反而是好事呢~!

  见陌路离殇都默认了没有闹腾,流墨墨也收回了目光,看了看易红仙人和洒迭;

  “当然,你们若是不愿,我也不会泄露,此事当初我们都曾立过誓言。”流墨墨沉眸说道,易红仙人闻言神色间愈发犹豫,而洒迭得知师丝桐也立誓了,惊讶之余,对此事却是更加的好奇起来了~!

  不过,既然连师丝桐都需立誓,她想知道,明显也是要立誓的;

  “立誓啊,具体如何?”对于这件事的好奇心还是胜过了需要立誓的不悦,洒迭只开口问道,而见洒迭竟是先想好了,流墨墨他们也是惊讶,不过看师丝桐那淡定的模样,嗯,反正有师丝桐镇着,她立誓之后想做什么也有人管;

  “只需立誓,在知道此事后绝不外泄,也不会因此而伤害到我们所有人就行。”流墨墨说道,洒迭闻言却是有些诧异;

  不外泄是正常的,但是还特地要求不会伤害他们··

  “可以。”虽然明白,那件事应该是会让她后悔立誓,不过好奇心总是占据了上风;

  “好的,易红仙人你呢?你如何决定?”洒迭这边谈好,天吴姐妹立即表示她们也会立誓,流墨墨点点头,然后看向易红仙人又问;

  “··总预感到此事若掺和总是不好,但是,罢了。”易红仙人本想坚定一下,但是这事儿不用知道都明白其重要性,若他真不掺和进去,恐怕即使雪如楼无所谓他跟着,但是他们要做的事情,恐怕也不是他能继续跟着的了。

  易红仙人也妥协了,然后琴瑟色开口说明了一下誓言的等级和模式,几人也没有耽搁,只一一开始立誓。

  当誓言成立后,他们目光灼灼的可能了过来,流墨墨也说明了一下缘由;

  “嗯,这事儿是关于朱颜的,她曾经穿越到别的世界,然后又重生回来仙界,也就是说,她知道未来的走向。”

  流墨墨的话一处,天吴姐妹就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易红仙人也是震惊当场,洒迭呆愣了一下,却是幽幽看向众人,目光宛如实质;

  “难怪对那个朱颜的失踪这般在意。”

  “不止是因为这个好吗~!”洒迭幽幽的话语让流墨墨不由翻了个白眼;

  “朱颜是阿离的青梅,也算是我们的朋友,若你朋友被抓走了,你不担心?”

  “我朋友··唔,那我肯定是会担心抓我朋友的家伙,他会不会死的太难看。”对于流墨墨的反问,洒迭却是思考了一下相当认真的回答了,而她那明显不是开玩笑的回答,让众人都是一哽;

  是应该称赞洒迭的朋友都是厉害人物,还是应该糟心洒迭那无意识的嘲讽他们是弱鸡??